喬珊官方網站

【镜观】

    分享 | 镜观学员习琴交流

  • 编者按:每年秋季的师生音乐会,是镜观·乔珊古琴馆的传统。通过这样的锻炼,学员得到琴技的展示、演奏的精进机会,也是向老师汇报一年学习成果的时机。每个学员与古琴、与镜观结缘,都有自己的故事,而具有相似体会的琴友,也从别人的故事里,读到自己的影子……

    琴馆自创办至今己有三年,共组织过两次师生音乐会。我有幸全程参与,陪伴一部分新学员从零起步,直到走上舞台,共同展示一个阶段的学习成果。在这场音乐会里,我带着两组曾受我启蒙开始习琴的学生,一起合奏演出了《平沙落雁》和《梅花三弄》两首琴曲。演出的成功让我喜悦,也回忆起我在琴馆担任教学工作两年里的点滴。

    我从七岁学习音乐,接受专业的科班训练。刚开始担任基础教学时,面对无音准、无节奏、无基础的“三无”入门班,也曾感觉到不小的困难。乔珊老师在这方面给了我很深的影响。她作为一名音乐大家,具备比我高太多的艺术修养,面对同样问题时,她却用自己的行动给我做榜样:一个音一个音的指导,一个乐句一个乐句的唱谱,并耐心录音、录像多角度示范。

    她也时常叮嘱我一句话:“学生不会是应该的,没有学不好的学生,只有教不好的老师。除了弹琴这方面,每个学生都会是你的老师”。正因为乔珊老师一如既往用认真、谦和的态度对待学生,也耳濡目染地影响了我,让我开始磨练自己的耐心,积累教学经验,也逐渐摸索出了更多得当的教学方法。

    如今转眼两年,和我一路走来的学员也能同台参与演出了,我为他们的“坚持”而感动,同时也为自己的“坚持”和进步而开心。我们只尽了一点小小的力量,却能够为他们增添一种修身养性的生活方式,“古琴”也成为了我们共同的缘分和快乐。

    梁雨滋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音乐表演-民乐(琵琶、古琴)专业,大学期间,师从于乔珊老师精修古琴艺术。多次在上海音乐厅、东方艺术中心、贺绿汀音乐厅、上戏剧院等公开演出,并于2013年7月在加拿大温哥华“枫华国际艺术节”上获得“最佳表演奖”。现任教于镜观·乔珊古琴馆,担任初级班教学工作,2013、2014年作为镜观·乔珊古琴馆师生音乐会主要演员,并独奏、合奏(领奏)多首琴曲,在今年的师生音乐会中与乔珊老师共同演出重奏、琴歌演唱《胡笳十八拍》等。)

    学琴近五载,从起初不知古琴为何物,完全没接触过乐器,到现在对古琴曲有了自己的理解和感悟。这五年,非常幸运能遇上乔珊老师,带我们从零开始,慢慢进入了古琴的美妙世界。也感谢这五年里一直不离不弃的琴友,在学琴路上遇到瓶颈时,能相互鼓励,坚持走了过来。

    这五年前后的生活,因琴而改变,以往急躁好胜的心性,竟然也有了变化。高兴时可以弹琴助兴,悲伤郁闷时,也能以琴曲舒怀。初学琴时,听师兄师姐们弹奏《流水》,曾感叹:若能学到此曲,此生足矣。随时间渐渐的过去,我们竟然把《广陵散》都学了下来。这是五年前不敢想象的。今年端午,正式开始了《离骚》一曲的学习。我们跟随乔老师的学琴之路,正像《离骚》中所述:路漫漫其修远矣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

    徐平,跟随乔珊老师习琴五年余,现担任镜观·乔珊古琴馆古琴初级班教学工作,从学琴到教琴,她对古琴的感情已经从完全陌生,变为生活里朝夕不离的知己;今年随乔珊老师先后在福州大剧院、东方艺术中心,参与演出古琴曲《广陵散》,深获好评。)

    今天的镜观琴馆已走向更加美好的前景。学员在老师的授技中,也传递了古老文化。通过次次的雅集和大型的演奏会,大大提高了学员的学习积极性,在老师耐心指导下,学员的演奏能力提高很大。有想放弃的学员,在互动中,都坚持下来了。我也曾是一个想放弃者,但,我在老师的鼓励下,琴友关爱下,也坚持了下来了。相信镜观·乔珊古琴馆的学生都会坚持的,会跟着我们敬爱的乔老师学好琴、做好人,成为一个有孝、有德、有才的琴者。 

    董继峰,热爱传统文化,喜好古玩收藏,热心古琴事业。自2012年4月跟随乔珊老师学习古琴,是所有学员信任和尊敬的“老大哥”,2013、2014连续两年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的师生音乐会中表演。今年参与合奏琴曲《渔樵问答》)

    结缘古琴,是在10多年前的一家新华书店里,那古朴苍劲而又温润雅致的声音,霎那间沁入心脾,至今难以忘怀,当即购买了两盒CD,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古琴界著名的“老八张”。

    2010年1月,我在家附近看到一张乔珊老师的招生广告,毫不犹豫地报了名。在第一堂课上,我第一次看见并触摸到古琴,虽然它的声音我已听过无数次,内心仍然有种难以置信的喜悦,乔珊老师讲课的内容至今记忆犹新。聊到每个人为何学习古琴时,我那时是脱口而出:“因为喜欢这种声音。”

    从第一次触琴到学习至今的5年中,古琴伴随着我走过日日夜夜。认真学习,刻苦操练,谨记老师的话“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”。我没有缺过课,甚至没有缺过乔珊老师主持的雅集。

    记得第一次参加雅集,老师让我弹奏的是《平沙落雁》,学琴没多久的我被老师夸奖“流畅,一气呵成”;备受鼓舞的我在第二次雅集上弹奏《渔樵问答》时,放松许多,找到些感觉;记得有次雅集是在梅园的镜观琴馆,我弹奏的是《欸乃》,冬日的午后,阳光透过大大的玻璃门照进来,琴友们围坐一起,静静聆听,旋律的闲适悠然与琴馆里的温暖融合在一起,深深印在我的心田。

    从数次雅集和师生音乐会中,我除了在演奏上得到许多锻炼和收获,更从当初心理上的激动紧张,变得如今更加的自信淡定。

    乔珊老师是位严格的老师,她按照管派的方法要求我们,从方正的吟猱到稳实的指力,包括端正的坐姿、不可左右顾盼等等,无不巨细。乔老师更是言传身教,用自己丰富的音乐修养和高雅的审美情趣感染我们,非常感恩有乔老师启蒙,并引领我走上了九嶷管派的路。更幸运的是,管平湖先生和乔珊老师的演奏风格正是我无比喜爱的。遇明师,更遇知音,真乃人生幸事!

    大家都知道古琴可以修身养性,事实的确如此。记得学习《良宵引》时,我日日沉浸在那种清风吹帘、明月照窗、爱人相伴的幸福中;学习《潇湘水云》时,我曾携琴在湘江的旷远空蒙中感受琴曲的诗意;学习《梅花三弄》时正值冬日,每次去梅园赏梅,琴曲那琳琅缤纷的旋律便浮现眼前;更不用说,《流水》的百折不挠带给我顽强生命力的震撼;从《幽兰》中嗅到的娴雅芬芳;从《广陵散》中感受到的凛然正气……

    我不是特别擅长言谈的人,学琴对我有个莫大的好处,是可以沉默,可以在琴声中表达、领悟和交流。乔老师说“攻琴如参禅”,我深深体会到了。无论是快乐和烦恼,一旦端坐抚琴,心就安静下来;此外,习琴的过程,也是一个磨练个人意志、提高个人修养的过程。

    一听倾情,数载坚持,我愿将自己对于古琴的热爱和理解,传递给其他人,让更多的人爱上古琴,爱上中国传统文化的美,将古琴的“大雅清音”传播得更远。


    张艳阳,公司职员。跟随乔珊老师习琴四年余,多次参与琴馆举办的雅集、音乐会,都有上佳表现。今年,跟随乔珊老师先后在福州大剧院、东方艺术中心参与演出琴曲《广陵散》)

    明时张岱成立丝社,愿“共怜同调之友声,用振丝坛之盛举”。如今,为了传承古琴文化,我们的乔珊先生,创办了镜观·乔珊古琴馆。而一年前,因一条微博而起的机缘,让我有幸可以在镜观学习。那时连基本指法都不会的我,完全想不到一年后能弹到心仪已久的琴曲《平沙落雁》,更能和小伙伴们一起上台为大家献上这首优美的曲子。

    而在这一年中,更多的是被老师的教育风范,师兄师姐们的刻苦坚持所感染,让我可以初窥古琴之博大与美好。虽然自己水平有限,尚不敢称传承二字,但是就如一灯可传千万灯,愿用绵薄之力,为古琴文化,乃至传统文化,做个传灯中的小小火苗,发一点光,散一点热。

    褚晓筠,公司职员。热爱传统文化,弹古筝,习中医,自2013年跟随乔珊老师学习古琴,今年10月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的“大雅清音·乔珊师生音乐会”中参与演出琴曲《平沙落雁》)

    孙勇(后排)和启蒙老师

    得幸于结缘镜观·乔珊古琴馆,让我认识了一批志同道合之人;得幸于结缘乔珊老师,让我领悟到了古琴艺术之博大精深;得幸与梁雨滋老师同台同奏,让我体会到了演出成功之荣耀。

    一年前,正当我为坐禅自省不得法而苦恼时,幸而得我同学之感召,开始接触古琴。“乐者,天地之和也,和故万物皆化”。虽然之前也接触过别的乐器,但从未感受到音乐有如此的神圣。直至我结缘镜观·乔珊古琴馆,认识了我的古琴启蒙老师梁雨滋老师,以及我万分崇敬的乔珊老师。

    镜观者,静观也。要做到内在的静净,不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吗?

    一年来,从最基本的指法和认减字谱开始,到学弹《仙翁操》,《秋风词》,《阳关三叠》,《普庵咒》……古琴慢慢地让我感受到什么叫做“夫以正雅之声,动感正意,故善心胜,邪恶禁”,在幽幽琴声中,慢慢纯洁自己的本性。

    随后在乔珊老师的教导下,开始学习更为复杂的曲目《平沙落雁》,《忆故人》,《醉渔唱晚》,《神人畅》,《梅花三弄》。虽然曲目旋律更为多变,指法更为复杂,但是越弹,心境越是平和,越觉其道之美畅,不能止也。

    “茅斋萧然,值清风拂幌,朗月临轩,更深人静,万籁希声,浏览黄卷,闲鼓绿绮,写山水于存心,敛宇宙于容膝,恬然忘百虑”这不正是我所追求的生活吗?

    孙勇,公司职员。自2013年跟随乔珊老师学习古琴,今年10月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的“大雅清音·乔珊师生音乐会”中参与演出琴曲《平沙落雁》)

    我参加过三次年末演出。第一次是《普庵咒》压轴,第二次是《潇湘水云》压轴,第三次是《广陵散》压轴。由这三次压轴节目可以看到大家在老师的指导下的进步。

    学琴四年多,遇到琴艺高超的乔师是我们的幸运。如果不遇良师,或许早已放弃。若不是老师鼓励,一年前我不知道是否有勇气开始学《广陵散》。四年多,我们几个同伴互相激励。我们曾经开玩笑形容四姐妹的关系是清微淡远,不会如胶似漆,但如细水长流,关键时刻互相关心,共同砥砺前行。也是我能坚持学到今天的一个原因。

    都说学琴不要学太多曲目。历数学过的曲目,确实已经学不少了。我觉得多学琴曲最大的好处是学过、揣摩过,才能更好地理解琴曲,也就更会听曲。

    从零开始,学到今天,越来越喜欢古琴,读了不少与琴相关的书。由学琴到学习琴文化,延伸到学习古代文化的其它方面,四年的学习,受益匪浅。

    刘瑞娟,公司职员。跟随乔珊老师习琴四年余,多次参与琴馆举办的雅集、音乐会,都有上佳表现。今年,跟随乔珊老师先后在福州大剧院、东方艺术中心参与演出琴曲《广陵散》)

    小时候父母为我取名叫徐冰,那时候的我有很强的艺术细胞,能歌能跳能演,画的一幅桂林山水得了全校第一。到了初中,学校管档案的老师不知为何把我们的档案弄丢了,且不经我们同意给我们硬套了一份,从此我就被称为徐全军,也从此我的人生轨道就有了偏离,没了自我,灵性皆失,混沌中漂泊半生……近36之际,半生轮回,似是前世未尽之缘,今生得以再续,在我迷离失所,整日在酒桌与麻将桌上胡混时候,天不弃我,又仿佛是召唤,找到了镜观。首次到镜观,刚好是一次雅集,坐在一旁静听,空灵安静的琴音直入心魂,灵魂深处那个沉寂了许久的分子突然挣脱了束缚,闯了出来,那消失许久的自我,终于又回来了。

    徐冰,公司职员,热心古琴事业,习琴至今近两年,今年10月在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的“大雅清音·乔珊师生音乐会”中参与演出琴曲《渔樵问答》)

    虽然这次的师生音乐会我是作为志愿者参与其中,却是感触良多。对于古琴而言,一曲终了往往是更加精进的开始,最初是在技艺的层面不断努力,经过时间和感悟最终是可以借由器物传达心性的。回想很多个深夜或是清晨独自练琴的场景,与琴对话总是能感受到凝神的寂静,让人的内心更丰盈更有源头,这份喜悦是甜蜜的,所以喜欢古琴是一种天性。

    高雪娇,从事翡翠玉石行业,醉心传统文化。在镜观学琴半年余,参与2014年师生音乐会志愿者工作。)

    曾经我喜欢古琴只是为其音声所迷,在琴声中,寻求心理共鸣,或者去猜测琴声里,作曲者,弹奏者,他们在经历什么,是什么样的心情。如果不是遇到老师,也许就这样自以为是地一直听下去,但遇到老师,便一切都变了。

    从去年11月,我被老师的微博吸引,进而来到镜观,在琴馆老师的指引下,,从识谱,基本指法开始习琴,一天天地,我越来越觉得,习琴就是个被驯化的过程。

    记得学阳关时,深感动人,边弹边感动不已,似乎学了此曲便心下足矣;学<酒狂>,觉得已经快到不能呼吸,一边忍不住咂嘴喘气,一边又为其”狂”,”乐”所吸引;学<良宵引>,静中之乐美妙无边,不愿停息,常想通宵弹琴;学<普庵咒>,又不由感慨入闻仙音佛乐,无限自在,喜乐,悲悯,愿一直沉溺;学<关山月>,又叹其哀婉悲壮,无限豪情;学平沙,则时而哀伤自怜,时而矿大闲逸;及见老师示范《忆故人》,则叹服,还有另外一境!

    这一境又一境,我还只是初学,还有那么多曲子,不知境几重,境几远,就像一个由老师渐次打开的神奇卷轴,每次我都以为这便是最美了,但下一次再打开一点,才发现原来还有更美。不自不觉中,老师在带领我们走向更广更美的境地,而这更广更美之处,不是当初和现在的我们能一步到达,只能随着“岁月”逐渐历炼。

    在这个过程中,温润渐渐渗透入心里,心中开始有了些平和之气,以前那个偏执急切的“我”开始学会退守,开始能看见周遭,静了些,淡了些,,慢了些。

    然而,只听琴和听琴弹琴不一样,弹琴是自己弹还是给别人弹又不一样。这是质的区别。

    听琴,我只听到自己;习琴,对琴曲体会更深;星光亭之夜,我是志愿者,我看到的是琴人的认真和听众的陶醉,是静夜下琴者和听众良好互动的美好,是琴音之善与美;而东方艺术中心的师生音乐会,当自己也首次参与琴曲的演出时,心情则大为不一样。

    舞台上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,但等到下台来,心理上完全是种突破。再观摩老师和师兄师姐们的演出,则更加理解了琴的世界里还有多么远多么美等着我去探寻。我虽然在他们身边,但其实离了好远。也只有看到他们我才深切地体会到,什么叫举手投足,动辄成画。

    人的美不是五官是否精致,而是气质,修养。琴的世界里,不仅有美,有善,还有信心,大气和勇气。音乐会后,我心中琴的世界变得更广,更加知道努力的方向。感谢老师,给我们这样锻炼的机会。

    习琴,是被深度吸引的过程,也是丢掉狭小鄙薄,养中和之气,体至善至美,养心亦养形,走向更加广阔自由之大我的过程。路漫漫其修远,愿在老师的指引下上下求索。

    严雪萍,交易员。自2013年跟随乔珊老师学习古琴,今年10月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的“大雅清音·乔珊师生音乐会”中参与演出琴曲《平沙落雁》)

首页 | 乔珊古琴艺术中心| 琴馆环境 | 琴馆教学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©2012 喬珊官方网站 地址:乔珊古琴艺术中心 E-mail:guqin_sh@163.com

沪ICP备11025731号-1

技术支持:上海飞墨